年可提示您:看后求收藏(平凡中文网pfzww.com),接着再看更方便。

就很无辜,班悦觉得自己啥也没干。

老妖是回工作室做最后的收拾的,上午他们就准备出发,准备的材料都要带走,包括用的比较顺手的化妆品之类。

她原本以为此礼昨晚是能劝动合伙人回家睡觉的。

没想到,这人劝是劝了,但只劝了一半。

睡是睡了,但是没回家。

所以,她自然也没想起来要给人带一份汉堡。

哦,是两份。

更何况,大清早的,就瞎了眼看见两个人抱在一起。

从这个角度看起来,仿佛是连体婴呢。

要不是两个人都衣衫完好,保不齐她能想点更废的。

此礼倒是很泰然自若,他只是折身去桌边把班悦的鞋子拿过来摆好,之后才问:“几点出发?”

班悦也很自觉地一面穿鞋一面兴冲冲对老妖道:“人还是要睡觉啊!我给你讲,我有想法了!就刚刚,我突然——”

“别,您老啊,先回去把行李收拾了。”老妖抵住她,“回头车上说。”

而后她才对此礼道:“大概两个小时后出发,你可以不?”

她觉得此礼好像没怎么睡。

“嗯。”

班悦愣了下:“什么意思?”

“你熬了几天了,”老妖道,“我还敢叫你开车?”

所以,此礼也会去吗?

显而易见,是的。

回家的路上,班悦问:“你不上课了?”

“刚好之前跟小陈调过课,加上这两天提前上的,差不多。”

原来如此。

只不过,班悦突然想起来:“你是说,你原本就打算陪我一起,所以这两天才提前上课了?”

“应该感谢院里本来就给我排的课少,”此礼道,“我留校,主要还是负责科研项目。”

班悦巴巴瞧着他。

此礼无意中扫见,才明白自己是没说明白:“你这么想,一所学校需要科研项目和课程等多方面的安排才能立足,但是每个人的能力有限,在学校发展中承担的责任各有侧重。我刚好是课程少一些负责课题多一点的那一类。”

“喔。”班悦点点头,“你真厉害!”

无论如何,反正情绪价值拉满~

此礼其实自己都觉得没讲清楚,却被她这突如其来的夸赞给整得一愣,瞬间有点不会了。

看他默然,班悦后知后觉:“我是不是把天聊死了?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龙族:一人之下路天师

九九山人
路明非,有个弟弟叫张楚岚,有个身份是龙虎山天师。“天师度,炁体源流,五雷正法,逆生三重,通天箓……”路明非带着自己的道门正宗功法羽化飞升,回到龙族的世界。此时的路明非不再是那个傻小子,他是保护着弟弟张楚岚长大的哥哥,也是龙虎山上的路天师。龙,他要屠;爱的人,他也要护。如此才称得上健全!这力量,正是他成为天师的理由。【尝试补全原作的坑和世界观,讲明白前因后果,尝试塑造一个更严谨与符合逻辑的龙族世界!
言情连载15万字
天鹅梦

天鹅梦

穗雪
【下本《今天也要谈恋爱》求个收藏~】跳芭蕾的仙女x玩艺术的京圈少爷谢堰时是A大出了名的校草。程以蔓跟舍友...
言情全本48万字
早春晴朗

早春晴朗

姑娘别哭
每个女人大概都会经历那样一段时光:平凡、乖巧、听话、路人眼中不具姓名的某某某,他身边可有可无的黯淡星可也只是那么一段时光而已,后来,她像太阳一样发光,灼人、明亮,但她不爱你了栾念站在北国的冰天雪地之中,寒冷将他的头发眉毛染上了霜,张口成云烟:“尚之桃,让我们重新认识一次吧?就从第一次相见开始。”
言情连载68万字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给卫莱的一封情书

梦筱二
正文完结,番外更新中。【女主版文案】:江城名流圈里最近盛传,卫莱被前男友甩了、豪门梦破碎后,又跟京圈大佬在交往。那天,卫莱被临时喊去参加饭局,她是最后一个进包间,没想到前男友也在。她一个小角色,不够资格让饭局主人把桌上所有人介绍给她认识。席间,前男友敬她酒:“恭喜,听说又有新恋情了。”有看热闹不嫌事大的人问她,新交的男友是谁。“哪个京圈大佬?”卫莱根本不认什么京圈大佬,不知道传闻哪儿来的。她随意说
言情连载38万字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我的超能力每周刷新

一片雪饼
陈源发现自己每周都会刷新一次超能力。第一周,他看到只要有生命特征的物体上都挂着一个红色的数字,从几百、几千,到几万到不等,其中见过数字最小的是一只泰迪,头上的数字是0.00001,然后下一秒它就被大卡车碾死了。第二周,他发现自己能够听到别人的心声,且不受控制,只要是对方心里想的,都会源源不断的往他脑子里灌,导致他完全不敢再去地铁商场之类的公共场所。而且,再也不敢直视后座那位平时沉闷不说话的齐刘海眼
言情连载185万字
夫君的秘密

夫君的秘密

韫枝
(sc,he,日更。下本《明月痣》or《娇生豢养》).嫁入沈家一旬,郦酥衣发现了夫君的不对劲。她那明面上清润儒雅、稳重有礼的丈夫,黄昏之后却像是变了一个人。闺阁之中,他那双眼阴冷而狠厉,望向她时,处处......
言情连载18万字