深夜,牢狱里潮湿阴沉,所有的囚犯都打着瞌睡阖上双眸,狱卒聚在一起吃酒,骂骂咧咧的声音隔着好远都能听到。

最深处,送饭的官差不耐的将盘子递过来,腰间挂着的钥匙叮铃作响。

谢琉姝忽然抬起眼眸,目光沉冷却平静,缩在角落里的晴翠身子有些发抖,却还是挡在谢琉姝身前。

夜深了,几个官差靠在一起,吃的醉醺醺的,忽然,一点猩红的火光闪烁,其中一人揉了揉眼睛,接着一股强烈的灼热感传来。

“着火了!”

“着火了!”

霎时,所有囚犯被惊醒,目光慌乱的望向四周,只见干枯的杂草被火舌缭绕,隐约还有往外扩延的趋势。

“救命啊,我不想死!”

“放我出去,放我出去!!”

“闭嘴!”

“……”

一片混乱中,最深处的女子缓缓起身,将手里的烛台扔到远处,目光坚定,晴翠胆战心惊站在她身旁,卖力的煽动着。

“快来人啊!救命!!”

官差们连忙披上外袍,脚步虚浮的往里走去,眼看着火势越来越大,他们粗暴的甩了一下鞭子。

“都给老子闭嘴!!”

谁知牢狱里的人根本不管他的训斥,若是往日,自然会收敛几分,可现在性命攸关,稍不留神便会葬身火海,谁都不敢那自己性命开玩笑。

眼看着官差没有要给他们开门的意思,于是当机立断,所有的犯人一齐撞向牢门,伴随着火势缭绕,牢狱内一片混乱。

踩踏声,呼喊声,训斥声夹杂其中。

谢琉姝勾了勾唇,明澈干净的眼眸浮出一抹冷笑,她从手里拿出一把钥匙,是方才在那个官差身上偷取下来的,现在刚好派上用场。

眼下时局混乱,她正好混在人群里,出去了才能有所行动。

“娘娘。”

晴翠紧紧抓着她的衣袖,小声道:“奴婢知道,这里有一道暗门。”

谢琉姝犹豫了一下,看着乌泱泱的囚犯呼喊着跑出去,浓烟滚滚,此刻要走正门显然来不及了,思及此,她跟着晴翠向反方向走了。

黑暗里,她心鼓如雷,乌发被风吹的凌乱,无论如何,她不信沈肆死了,还有满满,他一个人在宫中,更是令她不安。

“娘娘,这边。”

晴翠扶着她踩上台阶,因为中毒导致她身体虚弱,此刻虽然恢复了些精力,却仍旧一阵一阵的晕眩,尤其是,方才站在大火里,灼热熏着她的面容,更是不舒服。

“娘娘,就快到了。”

更多内容加载中...请稍候...

本站只支持手机浏览器访问,若您看到此段落,代表章节内容加载失败,请关闭浏览器的阅读模式、畅读模式、小说模式,以及关闭广告屏蔽功能,或复制网址到其他浏览器阅读!

本章未完,请点击下一章继续阅读!若浏览器显示没有新章节了,请尝试点击右上角↗️或右下角↘️的菜单,退出阅读模式即可,谢谢!

言情小说推荐阅读 More+
天机之合

天机之合

西朝
【文案已到】【晚9点更】太史令沈逍,出身尊贵,清冷孤傲,以天下第一五行师的身份,执掌帝京神宫,上勘天机,下断迷案,被世人称为“一语千金”。万事顺遂的人生里,唯一的不幸,就是年少时被恩师强塞了一门所谓“天定”的姻缘,连一向宠爱外孙的太后也没法推辞。沈逍一想到那讨人嫌的丫头,和她那些鸡犬升天、趋炎附势的家人,就不觉暗自冷笑。好在如今他早已出师,手里又握着勘察天机的璇玑玉衡,姻缘是不是“天定”,还不是由
言情连载19万字
姜芙

姜芙

鹿燃
正文完结,修文,番外中......古言《凡心动》求预收,文案最下————本文文案——————【原名《宦妻姜芙》原本嫁人设定不让写,所以改了】姜芙双亲亡故后便被养在姑姑家,不受重视,处处仰人鼻息。当她被丢去给只剩下半条命的北境质子冲喜的时候,旁人都说她是望族贱命,这辈子栽的彻底。可无人察觉她的甘之如饴,更无人知道她其实悄悄喜欢了崔枕安许多年。婚后,姜芙用尽心力照料伤病的崔枕安,原本破败的寒殿被她收拾
言情连载48万字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豪门后爸在娃综稳定发疯

伏吱
【日更,但更新时间好像不太稳定,比较随机,但是日更,有事会请假!】苏宜年穿书了。他上辈子是无限游戏里神挡杀神的大佬奶爸,这辈子穿成了被大款包养的金丝雀后爹。豪门老公,是他强取豪夺以死相逼得来的。参加综艺,是他带资进组砸钱倒贴进去的。五岁继子身份不明,是他平时用来虐待发泄的。并且根据书中情节,娃综过后,它会因为虐待崽崽被全网黑嘲被迫退圈,被豪门老公发现恶毒嘴脸,而后身败名裂扫地出门。刚从无限游戏中厮
言情连载38万字
医汉

医汉

春溪笛晓
霍善从小没爹没娘,跟着师父没心没肺地长大,每天领着群小屁孩到处撵鸡追狗。他本该快快乐乐地成长为村中一霸,可惜一堆奇怪的人老来烦着他——你的好友华佗给你发送了一个开颅术。你的好友张仲景给你发送了一本《伤寒杂病论》。你的好友孙思邈给你发送了一本《千金方》。你的好友李时珍给你发送了一本《本草纲目》。霍善:???你们这群小老头儿都谁啊???数月后,赫赫有名的冠军侯霍去病途经村外,始终没能说服霍善学医的小老
言情连载71万字
初为人夫

初为人夫

上官赏花
【下本预定《极限接触》|微博@上官赏花】【18点日更|山里长出的野花X勤俭持家的糙汉】好消息,山里的温霁考上大学了。坏消息,她的订婚对象来提亲了。两人白天在山上养牛,晚上住在牛棚旁边的小屋里,张初越性格冷硬又节俭——她吃不完的饭菜他来扫光,就连她嘴角的糖霜都不放过。嫌她做事磨叽不给她干活,又怕她赶集花钱不让她摆摊……温霁想方设法要退婚,可某天看到他脱了上衣干农活时的一身腱子肉,又闭嘴了。本以为开学
言情连载36万字
重欢

重欢

简小酌
【正文即将完结】婚后第四年,顾璎的夫君认祖归宗被封为郡王。他先进京安置,半年后派人来接顾璎。到了王府顾璎发现,自己夫君身边不仅添了侍妾,他还正打算将自己郡王妃位置给他的白月光。她空有郡王妃的身份,却被处处打压。受够了陆川行的冷暴力,她选择了和离。***天子膝下空虚,太后抱孙心切,打听了最灵验求子庙催他去进香。回宫路上突降暴雨,陆崇暂歇于京郊别院。有人叩门借宿,隔着雨帘,他一眼就认出了那位纤弱貌美的
言情连载36万字